点击收藏最新网址,tangrengedizhi.com,防止被屏蔽!
柠檬导航 绿色小导航 找AV导航 美国十次啦 不良研究所
98k导航 情涩导航 黑色导航 小黄鸭导航 福利小秘
黑色360导航 一本道福利 小辣椒导航 本垒打导航 制服癖导航
水帘洞导航 玖狐狸 UU导航 无良导航 黑鲨导航
俺去也 啪啪指南 飞机党导航 百色风车 啪啪研究所
X1导航 千里导航 猫眼导航 蓝天导航 小姐导航
One Piece 野狼导航
花社导航 三千佳丽 她趣福利社 帝王会所
【好色女博士】【未删节·全本】【作者:郑佳】

简介

  满足了脑子,空虚了身子。这哪是女人一生该做的事? 钟淇就偏偏不信邪,她要追求她的性爱学分,让她丰润的肉体,得到最忘我的高潮,她喜欢无时无刻都在做最爱做的事,让男人的手眷恋在她胸前……唉!这性爱学分可真不好拿,她必须找不同的男人、女人来温习她的功课,直到遇见方子康,她才明白……原来他是唯一可以让她获得满分的男人

  男主角:方子康  女主角:钟淇

  序.

  郑佳的声明:在此,我要强调,这是一本绝对十八禁的书。若你未满十八 岁,请你自爱,别把它拿起来看。若你已满十八 岁,请你自重,别把它拿给年纪小的弟妹看。郑佳的这本书,涵盖所有的性和爱,不管和男人与女人做爱,你都要抱持着—个观念,那是—种人性的需求。性,并不肮脏。性,应该很美,就像穿衣、打扮、买车、点餐,选生日礼物,都要精挑细选,不能草草了事。人类的性器官,让人类拥有一种生理上的快乐,你可以尝试做爱所带来的愉悦,但有一前提,你的思想必须成熟、稳重。

  就郑佳的观念,性是一种取悦彼此身体的最好原动力,女人的曲线美和男人的阳刚美,都应该好好去欣赏,不宜脱了衣服,便找洞就钻,找棍就玩。男人不要只将目光放在女人胸前两坨肉乳上,女人也不要将目光放在男人的胸肌上,裙裤下的器官更别急着一探究竟,反正看来看去,每个人都相差无几,何必一较长短,争个小小的几公分?其实,女人的颈部和肩膀也是很美的,尤其我爱看女人的腿和脚,修长的小腿和整齐干净的脚趾头也会引起郑佳的兴趣,就像男人的臀部若有形,手臂够粗壮,照样是很吸引郑佳的目光。别以为郑佳是双性恋,只要是好看的女人和男人,我一样兴致勃勃,兴高采烈。

  郑佳很注重前戏,良好的前戏比拼死拼活的你插我叫还要过瘾,不要学猪猴狗猫,一看对眼就扑上去猛戳猛撞,快乐的气氛或许只是短短三分钟,如果你要把自己归为畜牲道,那就别再听我高谈阔论,继续去做狗该做的事吧!我不反对性行为,但特别是女孩子,要玩就要玩得有品味,就像骑车要戴好安全帽,打球要戴个护膝,走夜路要带个哨子或电击棒,做爱时当然也要戴好保险套。

  男人是做完让精子去承担责任,但女人是做完要让精卵一起承担责任,要是你的卵子爱上那些被主人遗弃的精子,你可就要准备奶粉钱、尿布钱,将来的奶妈钱,不过现在的奶妈都会打小孩,你最好还要有能力买台针孔摄影机,否则你的小孩被打到变白痴,恐怕你还要照顾他一辈子!别想着堕胎了事,那些小生命不会就此罢休,想想你自己,要是你被人家打一巴掌,你一定会想还手,何况你是在杀人,若是没有因果,台湾不会有那幺多婴灵庙,也不会有那幺多伤心的女人,后悔的母亲!

  总之,想玩就要玩得够漂亮,郑佳常常在玩,玩得很过瘾又能玩得没后遗症,事前的准备绝对有它的必要。这是我聪明的地方,希望这本书给你感官上的快感,再重申一句,你若未满十八 岁,请把书放下,我不要你碰它。若你已满十八 岁,想看看郑佳的笔功,就请你不吝指教,也许有的招术,还需要你来信给我指导,说是切磋也好交流也罢,咱们来过招过招。

  废话不多说,看书吧!

  第一章.

  性爱究竟是什幺?这事始终困惑着钟淇。即使她已经拿到心理学的博上学位,还当过业余的模特儿,对于这看似简单,却又复杂的生理学分,仍是找不到窍门可人。

  有时她在想,为何在大学里没有特别开性爱学这门课,要是有这门课可以修,想必是门庭若市,座无虚席,而且教授要很高大,很帅气,最好小宝贝也能够傲视群伦,这样才能服众,说服得了学生。无奈,钟淇和一般台湾女人一样,都受着传统的束缚在生活着。

  从小到大,完全活在家人和朋友的期待中,努力念书,安份守己,从不敢将内在被压抑的情感抒发出来,怕有违伦理,败坏家风。她带着父母亲的期望,一路在高等学府中成长,并在念完台大又出国留学,在她二十五 岁那年,她从马里兰大学研究所结业,拿到心理学的学位,完成她回报给父母亲的最好献礼,正式脱离被升学主义压榨的年代。

  钟淇不仅书念得好,发育更是不落人后,十七 岁时便有二八八的傲人骨干,配合三十六、二十四、三十六的完美比例,使她在学校中就受到师生相当的瞩目,但因受到封建的家庭观念,使得她不敢爆发内在饥渴求欲的因子,只好将全部精力投注在学业上,强忍着渡过青涩的少女时期。

  在她内心深处,有个和一般女人同样的想法,在追求知识爆炸的现代,为何还要让肉体空虚寂寞,她有时在幻想着,要是每本书都是每个不同典型的男人,她可能已做爱上达干百次,让脑子和身子同时受到滋润,成长,这未尝不是让身心灵都获益良多的好事,何必让道德约束,赤裸裸地让社会做无情的评价。

  尤其是让一位脸蛋姣美,身材惹火的女人受此限制,更让钟淇内在的欲火高涨,特别是在夜深人静时,她更是强烈需要一具壮硕结实的男体来占有她,搞得她欲仙欲死,销魂难受。越来越强的念头告诉她,当她已成为一位智能型的美女后,紧接着,她要让她的肉体享有跟脑子同等的待遇,不再听信所谓的狗屁处女论,性爱何等美妙,何苦将自己缚紧束死,她要进行女人的性爱革命,不再让这项专利仅让男人独享。

  在大学的最后一年,她已经开始让这讯息传递在周遭朋友身上,她积极加入排球队,让全校所有的男人都认识她,而她也不负众望,在每场出赛时的服装,都特地压低圆领胸口,穿上紧身迷你短裤,下摆处特地内折截短,就是要让肚脐上的肚环显现出来,让台下的男性同胞着迷在那若隐若现中,将她当成晚上性幻想的对象。

  这样的煽情惹火暗示,往往让球友们对她特别注意,有时在中埸休息时间,还有队友待地朝她身边走来道:“钟淇,有几个篮球队和曲棍球队的队员刚刚一直盯着你的臀部,好象要一口吞掉你这只小绵羊一样。”“叫他们有本事来上我,不要光会看,要会做。”她有时这样的回答会让队友大吃一惊,以为她是开玩笑,但这确是她心中的渴望。和年轻健壮的小伙子做爱,是她修性爱学分的第一课,往后她要尝试成熟的男人、聪明的男人,坏痞子男人,或者是帅气的偶像明星,在她毕业后,她要挣脱所有的包袱,要打破中国女人给世界所有人的形象,踏出人生最重要的一个阶段。

  然而在她还没毕业前,就让她先上了性爱学分的第一课,充份满足她体内的那股求知欲。

  记得那天,钟淇练习排球直到晚上九点,香汗淋漓的她独自走向女性更衣室里沐浴,阴暗的空间内除了哗啦啦的水声外,并没有半点人声,透过月光的照射,只见到澡帘内投影出钟淇玲珑的曲线,饱满圆润的酥胸,加上双手伴随着沐浴乳在身上游栘,远远看活似在自我抚慰,隐约中还传出钟淇的轻微吟哦声,内心深处那股冬眠的欲念,在此则全然复苏。

  她很喜欢在洗澡时抚弄自己曼妙的身躯,特别是在运动完后,更爱掌心滑动在细腻的肌肤上,有时更爱将手指慢慢滑进内沟里,运用手指灵活的拨动,达到全身亢奋的状态。

  她会一边吸吮自己的手指,一边让另一只手在花穴内一进一出,温热的水从莲蓬头处不停落下,流窜她的身躯,让她更进入她内心的冥想世界,自慰的感觉或许比真枪实弹来得好,至少可以天马行空想着自己想要的对象。

  “喔……唐冲……我要你……进入我的体内……”钟淇闭着眼,陶然在自我的想象天地,她口中喊的人名正是篮球队的队长唐冲,身高 一八七,手长脚长,体毛浓密,两道浓眉加上挺直的鼻梁,叫人不多注意也难。特别是他有着老外宽阔的肩膀,胸肌长得平滑结实,两条腿稳扎有力,她曾经和他握过手,修长的手指与肉实的掌心,确实让她想到与他来场疯狂性爱的念头,只是,那个唐冲显少给女人机会,是个自恃甚高的家伙。

  她的渴求在澡帘外出现一具挺拔的身影后,几乎可说是同时实现,一只宽大的手拉开帘幕,与春情正盛的钟淇来个四目相交,让钟淇双手紧张地遮住胸口,手足无措地不知如何是好。

  “男更衣室里没水了,我能在这冲个澡吗?”唐冲全身的汗渗透背心,隐约露出明显的胸线。

  “你这幺粗鲁地打开我的澡帘,算是尊重女生吗?”“我知道你就是排球队的钟淇,想不到你也练球练得这幺晚!”他的眼在她纤细的躯体上打转,舌尖还抿了一下干唇。

  “你还不是一样。”“为了后天的初赛,我不能出半点差错。”“那……那你自己随便找个地方冲澡,洗完澡快点离开,要是被别人看到,可不关我的事。”钟淇的心正在左右拉扯,眼前的唐冲正是她心仪的对象,她何必假惺惺推辞呢?

  唐冲并没有照她的指示做,反而在她面前将上衣脱了下来。

  壁垒分明的胸膛平滑有型,特别是腹部那八块明显的肌理,说明他的身材绝不输给伸展台上的男模特儿,上头沾着圆润的汗珠,黏在他黝黑结实的肌肤上。

  “你想做什幺?”钟淇目不转睛盯着俊美的男体,有些语无伦次。

  “我的手刚才练球受伤,你能替我在背部抹一下肥皂吗?”这话直接窜进她饥渴的欲求之内,她的心如同坐云霄飞车,险些进出胸口。

  “我不随便帮人的,你要我替你抹背部,那你也要替我抹小腿,我刚练习受伤,脊椎扭到,没办法弯腰。”她对他提出相同的要求,心中一直期待着,接受与拒绝全在一念之间,她炯炯的神色中出现自信,必须要让对方明白,错过这回,他将会遗憾终生。

  “当然可以。”唐冲的话简洁有力,跟他打球的风格相仿。

  一颗心如松掉一块大石,得以通畅呼吸,唐冲的身子慢慢走入澡帘之内,他反手将帘子拉上,窄小的空间内挤着两具火烫的身躯,厚实的胸膛如堵高墙朝她迎面而来,在她鼻头面前散发着男性独特的麝香气味。

  “你曾跟你朋友说过,要男人有本事就直接来上你,不要光说不练?”他的手反复地拨弄钟淇的湿发,偶尔还刷动她的脸颊。

  “那还要看对方够不够格,像你……”她的指尖游走在四方的胸线上。“应该是很有本事才对。”“对我这幺有信心?”深邃的黑眸瞧进她的心窗,探询出她的渴求。

  “你若是没有信心,也不敢贸然跑到女更衣室,还明目张胆把帘子给拉开,不是吗?”原来两人早就在校园内锁定彼此,今夜的相逢,无疑是让这对俊男美女早日到达秘密的花园幽会。

  钟淇早就对唐冲的身体感到万分好奇,在球场上纵横八方,生龙活虎般的跳起跃下,那两条腿,那对手臂,甚至于那雄健的胸膛,究竟是长得何等模样,她早想看个仔细,而今,在她眼前,一丝不挂的唐冲,让她对于男性的躯体,有了初步的认识与惊喜。

  在那条古铜色的肉影下,水波哗啦啦冲得釉亮,顺着毛茸茸的肚脐眼往下看,一条肉鞭精神抖擞笔挺着,暗红色的色泽,微露青筋在外,显得意气风发,虎虎生威,她曾在室友的一本花花女郎杂志中看过一些男模特儿,跟唐冲的阳物相比,可说是旗鼓相当,一点也不丢台湾人的脸。

  钟淇的贪婪目光,马上让唐冲引以自豪起来,他一把将钟淇往墙边一推,整个身子覆盖在她身上,水流从两人相顶的鼻尖中央滑落,并顺着两具蜿蜒相贴的躯体落下,落入浓密杂黑的穴沟之中。

  他没有直接亲吻钟淇的唇,而是先含住她高挺的双乳,想必他对女人的遐思,来自于对小时候的吸吮之乐,久久不能忘怀。

  “天啊,这是我见过最美也是最甜的一对胸脯,”唐冲吸得啧啧有声,舌尖在乳头边缘拨弄撩动,吸得乳晕如同一朵渐绽的花蕊,慢慢扩张起来。

  唐冲的赞美,更撩起钟淇体内的春潮,她双手紧紧抓着他的后脑勺,将指头刷进他的发丛间,不让他的嘴短暂离开她灼热的涨乳。

  她作梦也想不到,平常在校园中不苟言笑,只会打球和开快车的唐冲,在取悦女性的身体上,也能有如此精湛的技巧,他时而拨弄,时而轻咬,在她尚未回魂之际,又一口含住不放,酥麻的感觉快让她融得不成人形。

  “思……唐冲,你……你好棒!”她不由自主发起赞颂的言词,让唐冲像是领到奖状的学生,更是努力不懈地鼓起全身活力而冲刺。

  他先扭紧水龙头,让水声不再干扰彼此,继而他下蹲在她面前,如同古代男仆卑躬屈膝于她脚前,甘心成为她的爱奴,永志不悔。灵动的舌在她身上寻寻觅觅,最后在春草滋生的丛林间,找到人间最甜美的泉浆,这是女人最为门禁森严之所,平时不见天日,就算每天例行的清洁工作上,也很少让它坦荡荡地裸露出户,而现在,却在唐冲的双手扳挪下,让它有见天日的一天。

  钟淇摇着头,心想道,凭唐冲这般老道干练的小伙子,要是真让他把嘴里那条灵活的小东西放进去,她铁定会丑态百出,强力的高潮感接踵而至,恐怕不是她所能承担得起,但要是拒绝了他,岂不是会遗憾至死,到头来懊恼不已?心慌意乱的她,为了探求性爱的最高指标,她愿意做一尝试。好奇心不仅会杀死猫,还会杀死初尝禁果的女人。

  唐冲先把两根最长的手指放在花心口,将入未入,他抬起眼,对她循循善诱道:“放轻松,去想象你正躺在白净的海滩上,吹着凉爽的海风,椰子树传来的沙沙声音,会让你的神经全然松弛下来……”钟淇闭起眼,想象唐冲给予的情境,但在脑海中的画面,却有着唐冲的身影,硕大的背影将她的身子整个罩住,腹下的硬挺整根挤进她窄小的幽穴,一寸寸慢慢挺进,她感受到体内一股涨肿,压迫感充斥在她的腹腔,她只有在内心做无声的喊叫:快,再挺进来些,冲进我内心最幽深的一片绿谷吧……

  “对,就是这样,再张开些,我的宝贝,好好享受我的手指头,等会还有更好吃的东西等着你呢!”唐冲的手指在她蜜穴处进进出出,逗弄着小花肉不停肥大,红润。

  钟淇随着唐冲的言语挑逗,喘淫声更加此起彼落,她知道在她体内正有两三根唐冲的手指,那紧握篮球,吃对方火锅的强力手掌,如今生龙活虎地在她内壁里钻进钻出,活似放进生猛泥鳅,搅得她七荤八素,脑波出现着紊乱的迷思。

  “好,就是这样,我现在就要正式进入你的体内,会有点涨,不过你必须慢慢放松,调匀气息,逐渐去习惯它,我不会把我们学校的美丽校花弄疼的!”唐冲的腰往钟淇腹间贴紧,只见他站好姿势,两手将她的大腿慢慢拱高,一个快动作,巨蟒便窜进黑穴当中。

  “你……你的东西好大,别一下子全部进去!”在她神智算是清醒时,她必须郑重提出警告。

  “我才进三分之一,你别太紧张,若是你想征服更多的男人,你要习惯这种尺寸,否则,你找不到你心目中的英雄的!”唐冲的话有些奚落,但多少也有些安慰的作用。

  钟淇这一刻才正式认识唐冲,原来在迷人的风采下,是这副贼贱贱的样子,莫非条件好的男人,都有着另一种不为人知的黑暗面,超越传统性爱的界限。

  “我刚刚只是在增加你的自信心,说真的,你的尺寸也只是……还好!”她反唇相讥,看不惯他老是胜券在握,万夫莫敌的死样子。

  这话激起唐冲的怒火,隆隆的擂鼓频密,让底下的战马蓄势待发,准备单枪匹马闯入羊肠曲径,战得她昏天暗地,欲罢不能。

  “死唐冲,你……你懂不懂得怜香惜玉。”她的指甲深深崁进他的厚背,刷出一条斑红的印痕。

  “本来是想怜香惜玉,但你却让我控制不了自己,特别是我喜欢征服嘴硬的女人,我要让她们对我刻骨铭心,永生难忘。”他双手紧扣住她,并吐了口唾液在掌心,朝自己的巨阳抹去,重新抽送顶撞。

  “喔……嗯哼……哦哦……求你……”她不得不屈服在唐冲的威武之下,这事让她体会出,凡事都铁齿不得。

  钟淇的求饶声更激起唐冲的快感,整个更衣室传来的尽是肉垫拍送的声音,空气中温度节节高升,蒸发着巫山云雨的澎湃氛围。

  钟淇觉得这样的感觉让她很不好受,全然是男方在享受的份,到最后紧要关头,男人都是自私得可以,只顾着自己的高潮快意,一点也不在意女人的感受,她不愿成为性奴的禁脔,只想脱逃而去。

  “我……我不要了,你……你快走开!”这话让他听在耳里,野兽的天性浑然爆发,他一把将钟淇拦腰抱起,来到外头的长板凳上,背部整个贴在凳面,两腿将她高高抬起,掌心用力抓牢她的后脚跟,不停朝她肉穴儿顶送,一次接一次猛烈进击,如同古代攻城时,几个人抬着大木桩撞城门,誓死才可方休。

  唐冲的巨棒在最后一次撞击后,迅速抽出紧穴,像个干坏事的小孩,达到目的便急欲逃离现场,那怒气冲冲的茎棍,洒开一大片浓稠的汁液,溅得钟淇身上满是腥浓的黏汁。反观唐冲则是痉挛抽筋,连番低吟喘气,两腿笔直撑在地面上,整个人宛如灵魂出窍,魂飞魄散。

  “你实在太棒了,要是早晓得你这幺好,我老早要你当我的马子了。”唐冲欣喜地低吻钟淇,却不见她有任何礼貌性的回应。

  “你快点滚去洗澡,要不然我马上告你强暴,听见没有!”钟淇的一百八十度转变,让唐冲吓了一跳,常说女人捉摸不定,这回总算是活生生印证在他身上。

  “喂!你怎幺说翻脸就翻脸,刚才的感觉不是很好吗?”唐冲不解看着她,她刚刚不是也爽得天翻地覆,尖叫不断?

  “好个头,你最好赶紧消失在我面前,否则我让你毕不了业!”钟淇随手抓块肥皂丢向唐冲,吓得他边退边穿衣裤,和平常在篮球场上的英姿焕发差距甚远。

  这是她在大学期间唯一的一次性爱经验,不过这回的感觉让她觉得很差,这样仓促的性事,充其量只不过说是发泄,一点也没爱的滋润,对女人来说,特别是对自己,她给她自己这回的考试,打了个……不及格的五十九分!

[ 此帖被yangbailao3019在2015-04-02 17:01重新编辑 ]

小说推荐